1/20/2008

Pixar 燈光師 Jeremy Vickery

Jeremy Vickery的手繪以及燈光作品
一篇CG Channel上的文章,介紹一位目前在Pixar擔任燈光師的藝術家Jeremy Vickery,以下是節譯:

Jeremy曾經參與製作過Pixar的The Incredibles、Cars、Ratatouille這些影片,目前他則在Wall-E這部影片中擔任資深燈光師的工作,這次他和Gnomon(一間位於好萊塢,教授電腦動畫產業內相關技術的專業教育機構)合作,在網路販賣的DVD中示範一些燈光技巧,Stephan Dube有機會訪問到他,希望大家也會喜歡這次談話。

請先介紹一下你的背景,然後說一下你在Pixar裡面是做什麼工作的。
在我記憶之中,最早想要當職業的藝術家是在小學的時候,我的曾祖父替GE發明東西(事實上他的名字還在紅綠燈的專利註冊上),他是我的偶像,而我總是在當科學家或藝術家兩者間難以抉擇,所以我猜現在在電腦動畫界工作剛好混合了這兩者,我在Pixar擔任Lighting TD已經有4年了,在這之前,我在一些小公司待過,像是位於芝加哥的Big Idea Productions,我在那擔任模型/貼圖還有概念設計師的職務,之後待過亞特蘭大的Fathom Studios,我在那裡一開始什麼都做,之後變成燈光指導,之後的幾年,我自己也接一些案子作,包括概念設計、動畫、動態影像等等這類案子。

你開始接觸3D的時候,想到過會變成燈光師嗎?
沒有,我進入這行的頭5年根本沒打過燈,而且那時也蠻喜歡模型貼圖或控制器設定的工作,我是在Fathom Studios時才不小心掉進燈光的領域,那時我們正在作一齣叫Delgo的案子(目前仍未上映),我得建造並且為場景設定材質,那時需要設定粗略的燈光才曉得場景的材質效果如何,結果我才發現打燈跟畫畫真的非常接近,我因此愛上了它,之後也很自然的就上手了,我喜歡各類的藝術,我不把自己只當作一位燈光師看待,而是一位藝術家。

對燈光師來說,一般會遇到什麼挑戰呢?
我們之所以被叫作"Technical Directors"是有原因的,很多人看到我的名片上面寫Director,就以為我是燈光總監,所以通常我都得要澄清Director只表示我要成天面對電腦而已,工作的時候每天都會遇到的技術困難一直挑戰著我,今天可能要想辦法讓一個鏡頭不會超過記憶體容量,明天可能得面對影子、霧或occlusion、或甚至我的腦袋出問題的狀況,我真希望我可以把腦子跟電腦接起來,然後只要告訴電腦我想達到的藝術效果是什麼就好了,有時我會想說不如到海邊去當街頭畫家,這樣我就可以沒那麼多技術問題,只管洗洗畫筆就好了。

可以告訴我們你做過的影片嗎,還有你在裡面的角色?
我一開始參與一個給小朋友看的電視卡通影集Veggie Tales,而第一部長片的經驗則是它的電影版The Jonah Movie(The Big Idea製作),之後加入Delgo這部影片,而在Pixar,我參與過The Incredibles、Cars、Ratatouille,現在則是Wall-E,都是作燈光,我做過鏡頭燈光(Shot Lighting),也做過場景主燈(Master Lighting,又稱Pre-Lighting,在Pixar,通常他們會以場景地點為單位,依據此地點時間還有基本氛圍設置基本燈光,可能會有個組長負責這個場景,之後再細分為鏡頭燈光,這時便以鏡頭為單位,分配給每一位燈光師打光),我想我在Ratatouille裡的經驗最為寶貴,這部影片視覺非常豐富,而且技術也達到非常成熟的狀態,讓我感覺是個藝術家而非技術人員。

影片中的那一個鏡頭你最喜歡?
在The Incredibles裡面,我喜歡Dash和Violet從原本是火箭發射孔的洞穴中跑出來的那個場景,還有瀑布那些鏡頭,在Cars裡,我喜歡McQueen和Sally在森林中彎延的路上兜風的那個場景,而在Ratatouille裡,我喜歡Remy在屋頂上俯瞰巴黎夜景的場景,還有一些排水道的鏡頭,當然還有那一堆在廚房還有餐廳客席的鏡頭。

可以說一下Wall-E嗎?
我只能說這是部非常棒的影片,你一定會愛上它,畢竟這是部關於機器人的電影。

在全世界最棒的動畫工作室工作一定很棒吧?你有感覺到壓力嗎?
當然,不過在其他地方工作也一樣吧?雖然Pixar是全世界最好的公司,在這裡工作還是充滿挑戰性,在我看來我們公司的員工在技術上與藝術上保持了非常好的平衡,這樣我們就可以有人寫出我們自己的工具,同時也可以有藝術家的眼光來製作這些電影,我個人比較偏向藝術家這邊,所以工作時在技術上當然會有許多挑戰。

你可以告訴我們你如何被Pixar雇用的嗎(你有在網路上應徵嗎)?他們通常在作品集都看些什麼呢?
哈哈,頭幾年我寄了三次作品集也都沒有被錄用,現在我還保留著那些拒絕通知信,讓我時時保持謙虛的態度,剛畢業時,我的作品集非常糟(我當時還不知道呢),所以當然沒有被雇用,不過幸運的,The Big Idea裡有些人看到我作品集之中傳統藝術的潛力,所以給了我一個機會,在公司裡工作我才真正學習到相關的技術,學校只教了我怎麼學習,並且給我一個成長的基礎。

之後累積了6年的工作經驗,並且在亞特蘭大的一家小工作室(Fathom Studios)擔任燈光指導, 一次我不經意看到Pixar又在徵燈光師,那時剛好時機也對,所以我就想說再寄一次吧,反正沒差,原本想說大概又會收到一封上面寫著"謝謝投件,不過我們目前沒有適合你技術層次的工作"的明信片,不過幾個禮拜之後,當我坐在Maya的使用者討論會上,突然手機響了,雖然是震動模式,我還是馬上將它切斷,不過注意到來電的區域號碼是510,便很納悶會是誰,我突然想到有可能是從加州打來,所以回撥了號碼,結果讓我喜出望外的,竟然是Pixar打來的,他們替我在次日安排一個電話面試,進行地非常順利,我跟兩位攝影指導談,在面試最後我問人事接下來如何呢,他說他們會在一周內連絡我,結果一個小時之後他又打來,並且說隔天要把我飛到加州去公司面試,我當然說好,並且在週末飛了過去,禮拜一時,面試了整個早上,和四組各四個共16個人談,晚上我搭機回亞特蘭大,隔天禮拜二我就接到錄用通知,三個禮拜後,我就在加州準備製作The Incredibles了。

至於談到Pixar要在作品集中看到什麼,我想作品集一定要清楚呈現你的專業項目,表現出你的藝術水準,還有技術層次,這聽起來好像很抽象,不過沒有比這個更實在了,假如你正在讀這篇文章並且也想要進Pixar,記住你是在跟這行的所有頂尖高手競爭,所以別太灰心,我也是寄了四次作品集,等了6年的時間才被雇用,我知道Pixar每天都會收到150個作品集,想當然競爭之激烈。我看過上千個作品集(在我工作過的三家公司,我都參與過公司徵人的工作),我可以說90%以上的作品集都可以直接歸類在拒絕的那項,因為他們的作品集內容都太廣泛,沒有一項特別凸出,似乎學校都教人把那些一個沒什麼意思的小故事、沒有設計感的人物、很糟的動畫、沒有貼圖或燈光的東西隨便湊在一起。

我得說,雖然人力市場上充滿著新血,不過這些作品集很少人會讓你眼睛一亮,所以我的建議是,作品集一定要能夠看出你的專長,並且只放那些最好的作品,假如你要當Animator,那麼別去管燈光或貼圖,拜託,人物可能只是方塊和水管組成,或只用playblast算出來,不過只要動畫棒的話,看的人是會知道的,一定要將你的作品集很清楚地秀出你的專長,別將很糟的燈光放進去,那只會讓別人注意到你的弱點,反而忽略了你的優點,然後將你的東西跟專業的作品集比較看看,試圖接近那樣的水準,如果有的話,別人一定會注意到你的,記住,那些正在做其他電影,並且充滿經驗的專業人員都是你的競爭對手。

我可以問你最喜歡的Pixar影片是哪一部嗎?
我仍然比較喜歡The Incredibles,我是喜歡動作影片的人,或許我這麼喜歡The Incredibles和Ratatouille是因為導演Brad Bird的關係,他不只能夠拍好電影,也能夠讓替他工作的人達到更高的境界,他是目前為止我合作過的導演中最厲害的,你說誰能夠走進會議室被導演批評得體無完膚後,出來還能感覺非常刺激的呢。

你有任何關於打燈的訣竅可以跟我們分享嗎?
多觀察你週遭的世界,我們將燈光與顏色的影響視作理所當然,我們的大腦通常會將我們看到的複雜世界簡化成簡單的概念,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常常畫人就畫火柴棒人,草地塗成綠色,天空塗成藍色相同的道理,假如我們可以將我們大腦想看的東西跟真正看到的東西抽離的話,我們就可以真正學到光到底對物體做了些什麼,我在Gnomon的這片DVD中有講更多,一位好的燈光師會先將對於光的理論還有藝術上的表現這些基礎都打好之後,才會去碰技術上的東西,我感覺CG燈光這門藝術對許多學生或是這個產業的新手來說似乎很含糊,不過千萬不要依賴電腦,以為它可以給你好的構圖或是光線,先研究電影的燈光也會非常有幫助。

哪一方面的技術是你無法沒有的。
我的眼睛和大腦吧,多年來,我接觸了許許多多的程式,我認為每個人都可以輕鬆地學會任何軟體,每一個軟體也都有各自的優缺點,不過最終說來,假如你沒有欣賞藝術的眼光,沒有能夠利用軟體來做事的智慧的話,你的作品永遠不會發光,我想我對我週遭的光線非常敏感,並且知道光是怎麼影響環境的,這些是我能夠打出好燈的原因,我盡量不去依賴軟體或是硬體,我盡量不去變成tech geek,我還沒有iPhone呢。

你擅長處理壓力嗎?有沒有什麼訣竅可以跟我們的讀者分享的。
我希望我是這樣,不過這應該問問我的同事,看看我在壓力下表現得如何,我仍然在學習如何面對壓力,不過我學到的一件事是生活要平衡,要是我能夠遠離工作跟家人相處,並且晚上有好好睡覺的話,那麼我工作9個小時可以做的事能夠比連續工作14個小時還要多,加班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身為一位藝術家,我在情感上需要能夠被啟發,而這有賴平衡的生活模式,能夠放下手邊的工作離開,之後再以全新的心情回來面對它,我們的文化似乎有過分工作這類毛病,你如果想長期當職業藝術家的話,那麼你得在工作跟自己生活間劃清界線,並且也要知道如何加快工作速度,有效率地工作等等。

你會給業界的新人哪些建議呢?
將你的熱情應用在實際工作上,別想說學校會給你任何你需要的東西,找到你愛的東西並且努力去追求它,盡量去那些有非常厲害藝術家的公司上班,讓他們挑戰你,讓你達到更高的狀態,不斷地寄出作品集,有一天它會達到成熟的境界,然後讓你進入夢想中的公司。

現在學生都買得起電腦,拿得到各種軟體,買一堆授課的DVD和書等等,我的問題是,你對學校的看法如何,尤其是現在學費愈來愈貴,你覺得這些學校教育值這個錢嗎?
好問題,當我還在高中時,我以為大學是你學習那些將來工作會需要的技術的地方,不過現在回頭看,我發覺在大學裡,你或許會學到一些將來工作會用到的技術,不過更重要的,它是一個你學習如何學習的地方,我不相信學生剛從學校畢業就可以知道所有工作所需的知識,學校只是讓你開始你的事業,真正工作時才會學到所有東西。所以一位成功的藝術家大概會到最好的學校,然後仍然買一堆DVD還有書,利用自己的時間,盡可能地學習,這種自我學習的方式缺乏的是團隊合作的經驗還有為別人設計的案子工作的經驗,這些是在公司上班時非常需要的技能,所以,是的,學校教育非常貴,而且太貴了,不過我還是認為一個好學校中的環境還有來自同學以及老師的腦力激盪能讓你受益匪淺,這遠比自己一個人坐在家中看書好得多,所以自己要讀書並且也和同學一起分享DVD中的知識來互相啟發。

你能夠告訴我們關於你Gnomon的DVD嗎,我們可以從那裡面學到什麼?
身為燈光師與畫家,我發覺TD的教育訓練存在著一些鴻溝,我在工作之中看過上千的作品集,不過真的好的燈光作品集真是少之又少,所以我想說可以做個很實際的介紹,談論一些非常基本不過卻很少被提起,關於光與顏色的常識,所以我的DVD的標題是光與顏色之實務(Practical Light and Color),從簡而易懂的角度討論光與顏色的基本知識,我會談論到的主題包含反射光,陰影,色溫,大氣和攝影機效果等等,我盡量讓它不針對某個軟體,而且同時可以應用在2D和3D上頭,我個人花了許多時間在傳統藝術上,所以也將畫畫的一些概念放在這DVD裡面,我真心希望這是個非常有幫助,而且很有教育性的講座。

參考連結:
Jeremy Vickery個人網站
Practical Light and Color at Gnomon
Practical Light and Color at eMule DB
Interview with Sharon at Pixar.com

4 comments:

WeiLun Tsai said...

hi~
would you mind if I put your bolg into my blogger's contact list ?
thank you

Ming said...

No problem! Go ahead.

阿西摩 said...

My great grandfather = 我的曾祖父,而不是我偉大的祖父唷。

剛好路過看到,跟你說一聲。

Ming said...

已更改 謝謝你的糾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