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9/2007

中國之崛起

不管你的政治頃向為何,都不能否認中國現在已經變成左右世界動態的重要國家,不過在這個崛起的背後,仍然有許多不安定的因素存在,這篇美國新聞週刊上的文章有精闢的解析-「雖強大卻也脆弱的大國之崛起」,The Rise of a Fierce Yet Fragile Superpower,以下是翻譯:

中國競昇强權大國之列已經不是預言,而是現實了,而現在,我們,還有他們,要知道如何管理這個勝利的成果。

對美國人來說,2008是個非常重要的選舉年,不過對世界其他國家來說,他們大概會將這年視為中國站到世界舞臺中心的轉淚點,奧林匹克對中國來說像是慶祝這項成就的舞會,之前大家猜測中國會變成世界強權,現在看來這已經是事實而非預言了,經過許多國際事務的考驗,中國目前已經變成全球第二重要的國家,舉例來說,過去這年(2007)中國在全球成長上的總體貢獻比美國還多,這是至少1930年代以來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情,它同時也變成全球最大的消費國,在5類民生必需品中就有4類的消費超過美國,更不用說能源還有工業原料了,在幾個月前,中國也變成世界最大的二氧化碳產生者,不管是貿易上、全球暖化議題上、達佛或北韓關係上、中國已經變成新的關鍵角色,沒有他的話,實現長遠的解決方案似乎是不可能的。

不過中國人似乎不是這麼看待自己的地位,Susan Shirk最近出了一本關於中國的書,書名叫「脆弱的強權」,我們大概可以一虧究竟中國的狀況,不過當他在美國出版這本書時,每個人都問他 ,脆弱?中國感覺起來一點都不脆弱啊!另一方面,在中國,每一個人也都懷疑,強權?中國不算強權吧!

事實上中國兩者兼具,而中國的脆弱跟他的快速崛起有著很大的關係,Lawrence Summers(美國著名經濟學家,在柯林頓任內擔任財政部長)最近提出一個論點,歐洲人在工業革命時,一般人的生活水平從出生到死亡(40年)大概成長了50%,而在亞洲,特別是中國,以他的計算結果顯示,一般中國人平均一生裡,生活水準大概提昇了10,000%,中國的成長規模和速度都讓人嗔目結舌, 所影響的範圍也前所未見,這大概在歷史上第一次發生這樣的狀況,在20年內,中國經歷了歐洲花了2個世紀才累積的工業化、都市化、和社會改革成果。

回憶一下30年前中國的狀況,中國那時是個殘破不堪的極權國家,是世界最貧窮的地方之一,才剛剛渡過摧毀學校、破壞工廠的文化大革命,不過至此之後,4億的人口脫離貧窮,這個數字占了上個世紀全球貧窮指數下降率的75%,這個國家建造新的城市、馬路、海港,未來的計畫也巨細靡疑。

目前為止,北京政府在順遂的環境之中試圖平衡經濟成長與社會秩序,這些挑戰充份展現著政府的執政能力,中國仍然是個中央極權的國家,不過他們在某些方面也已經自由許多,這些成就應該連John Locke或Thomas Jefferson都會稱許的,中國人現在只要願意的話,可以工作、旅遊、擁有私人財產、並且有更寬鬆的宗教信教自由,當然這樣著成果仍然不夠,不過也算是了不起了。

不過對中國來說,這股不管是經濟上還是政治上的前進力量是否會持續仍舊是個問題,這是個不管是在西方或是本國都會被問到的實際問題,這個國家的主要問題不在他是個共產主義的壞蛋,而是整個國家逐漸地失去控制,成長讓地方擁有更多的權力,導致去中心化現在變成中國人的生活現實,舉個例子,中央的徵稅比其他國家都低得許多,這是一個可以看出他們弱點的指標,另外,從許多議題中可以看出,像是減緩貸款率,控制溫室氣體排放,這些中央頒行的規定常常遭到地方的漠視,當中國將價值鏈分析向上提昇時,貧富差距因而嚴重擴大。中國一大部份的經濟和社會版圖都不在共產黨控制之中,演變成精英技術官僚主宰這個擁有13億人口的國家。

政治改革是解決這個問題的手段之一,中國需要一個更開放,更可靠,更有效率的政府結構,一個可以控制住這個逐漸失序,卻逐漸擁有更多權力的社會,這個改革仍然在討論的階段,也是個在北京最高層充滿爭議的議題。最新一期的外交事務期刊中,一位原本是銀行行員變成中國專家的學者-John Thornton,他分析北京政府如何踩著猶豫不過卻明確的步伐朝向更加法治化也更可靠的政治制度邁進。

中國體認到自身的弱點時,也讓它的外交政策蒙上一層陰影,以強權國家的角度來看,它實在非常獨特,在現代史中,他是唯一一個同時富有(總體而言),也貧窮(個人)的國家,它仍然將自己視為開發中國家,因為中下階級仍然占了社會結構的大半,中國將許多他們壓制的議題視為有錢國家才會有的毛病,像是全球暖化和人權(當提到要中國更開放時,他們也憂心要開放的是他們那個不民生的政治結構),不過這都在改變,從北韓到達佛和伊朗問題,中國慢慢表現出他想要在國際社會之中扮演看守人的角色。

一些學者還有政策智庫(和一些國防部的將軍)預言未來強權之間的衝突,甚至是戰爭,他們說,看看歷史,當一個新的強權崛起時,它不可避免地破壞了原有的權力平衡、擾亂了國際的勢力均衡結構、想在國際舞臺中佔有一蓆之地,這當然不可避免地挑戰了原本最強勝的國家(就是我們美國),所以,中美衝突是一定會發生的。

不過雖然有些強權走的是納粹德國那般的崛起模式,另外也有些是像現今德國或日本這樣的溫和崛起模式,美國當初變成世界最強勝的國家,將英國推到老二的位置時,也沒有和他們發生戰爭,所以,中美之間的衝突和競爭,特別在經濟的領域上,雖然一定會有紛擾,不過這競爭最終會不會變質仍取決於外交決策,而這些決策,華盛頓政府和北京政府將會在下一個10年內決定。

在另一篇外交事務文章中,普林斯頓大學的John Ikenberry特別指出重要的一點,那就是,現今世界秩序能夠維持是因為中國和平崛起的關係,這個秩序,他認為是整合著的,規則為本的,有著寬廣且深的基礎,對中國來說,如果依循著這個秩序,中國能夠取得非常大的經濟利益,另一方面,使用核武則如同自殺的互相毀滅。簡單地說,今天的西方世界秩序非常難顛覆,不過卻非常容易加入。

中國顯露出許多了解這個道理的跡象,就像中國改革開放論壇理事長鄭必堅所說的觀念-「和平崛起」,代表著中國企圖進入這個世界秩序之中,而非擾亂它,中國政府也試圖教育民眾這個議題,因而在去年出版了12部的紀錄片-「大國崛起」(The Rise of Great Nations),影片的中心主旨-「是市場而非王朝決定了一個強權的延續」。

雖然目前中國崛起仍以和平以及合作為主導力量,不過仍有一些因素可能會導致負面的結果,當中國愈加強大後,民族自信與國家主義也愈加蓬勃,這在08年的夏天奧林匹克會完全表現出來,北京認為美國希望他會遭到輟敗,而同時,華盛頓這邊對要跟另一個強權分享國際霸者的權力顯得不大適應,另外其他一些可能的衝突點像人權議題、台灣問題、或是無法想像的意外都有可能演變成非常糟的結果,2008是屬於中國的一年,這也是我們該草擬一份嚴肅地對中政策的時候了。

2 comments:

hax said...

居然是篇跟動畫無關的文章...
不過確實令人省思

Anonymous said...

from this article, it looks china's doing well. because the writer is gazing from distance. It is in fact very chaotic(although this point is mentioned in the article). its financial system, political system,etc. have been disorder and rotten. why would the chief strategist, Zheng Bijian, coined the term "peaceful rise" . because china can offer taking any strategic attack,not to mention military attacks, etc.
from this article, it seems it's okay we stop being angry. stop critizing.
in fact, it's not okay. china is not okay.

thanks for sharing this
Jie